月夜梟

所以不會結束的,不會以這種形式結束的!這次一定要保護好!就算是死,也要為了同伴而死。我的生命啊,現在請盡情燃燒吧……!

【暗殺教室】雙子暗殺者 第二章 響的時間

人物設定請點:01 02

故事請點:序章 第一章 


噹噹噹──,伴隨著鐘聲響起,第一堂課宣告結束。


下課後。


奏的桌邊聚集了一些人…


「奏同學,你和藤原同學是什麼關係?」


開口的是綠色頭髮的少女。


「嗯,我和響是雙胞胎。」


「還有,叫我奏就可以了,不用加上同學,畢竟我和響都姓藤原,這樣很容易搞混吧,茅野同學。」


聽著綠髮少女的疑問,奏笑著回答。


「哪,你也叫我楓就可以了,請多指教,奏。」


說完名叫茅野楓的少女,便把手伸出來。


「嗯。接下來還請多指教,楓」


奏說著便把手伸出來握著楓的手。


「原來奏同學妳們倆是雙胞胎啊,那奏同學是姊姊還是妹妹呢?」


開口的是跟楓髮型相似的藍髮少年。


「我是妹妹,響是哥哥,朝田同學。」


奏笑著回答,藍髮少年的疑問。


「叫我渚就可以了。」


名叫渚的少年說著。


「我知道了,那你也叫我奏就可以了,還請多指教喔,渚。」


奏說著。


「對了,奏你之前是讀哪所學校啊。」


楓對奏問到。


「我之前是讀普通中學,不過一些原因,我和響晚了兩天才入學。」


奏說到。


「那適應新環境沒問題嗎?那在以前學校交的朋友這麼辦?」


楓疑惑的向奏問起。


「我是那種在新環境也能很快適應和交到朋友的類型,而且又不是見不到,我們還是可以交換簡訊。」


奏回答了楓的疑問。


「不過,奏你哥哥好厲害,剛轉來就把殺老師的觸手用斷了。」


「目前成功傷到殺老師的,只有業和響同學,還有因為一些關係而不在的系成同學呢。」


渚說著。


「原來響不是第一個傷到殺老師的人,不過,不用擔心,響他,可是很厲害的。」


「你們看,響他開始行動了。」


奏說著,便用手指向殺老師的方向。


楓和渚紛紛看著奏用手指向的地方,看到的是響拿著課本往殺老師的方向走去的畫面。


「殺老師,我有點搞不懂這個問題,可以請教你一下嗎?」


響走到殺老師的面前說著,便把課本放在桌上問著殺老師。


「忸喔?為師我看看,原來如此,這個問題要這樣那樣....」


聽著響的問題,殺老師開始講解。


在聽著殺老師講解題目的同時,響將右手往自己的背後擺著,並從自己褲子後面口袋拿出一把手槍,從背後指向殺老師的方向。


在響準備扣下板機的那一瞬間,響發現右手的手槍突然不見了。


這時殺老師開口。


「趁為師講解問題的時候,從為師旁邊開槍是個好戰術,但為師的嗅覺可是很靈敏,在你旁邊就能聞到一股金屬味,真是可惜呢。」


殺老師一邊笑著說一邊拿著不知什麼時候從響那邊搶來的手槍。


「我知道,殺老師你的嗅覺很靈敏,所以那把手槍只是個誘餌。」


響看著自己的手槍被殺老師拿走說。


「忸?....忸啊!」


這時殺老師聲音從疑問變成慘叫。


大家聽到殺老師慘叫,紛紛看過去,看到的是殺老師的觸手又毫無預警地的情況下斷了。


這時渚開口。


「奏,響剛剛做了什麼?」


渚問著帶著笑容坐在位子上的奏。


「很簡單,響不是說過自己查閱過至今為止的所有暗殺殺老師的手法,當然響他也調查過大家的事,當中也包含了殺老師。」


「響知道殺老師的嗅覺很靈敏,所以昨天就準備了一把手槍,嗅覺靈敏的殺老師,聞到金屬味就會警戒響身上的槍,相對的其他地方就會鬆懈,響他就是趁殺老師警戒手上的槍的時候用別的方式把殺老師的觸手給用斷了。」


「和剛才開班會的時候用的手法是一樣的。」


奏笑著向渚解釋剛剛發生的事。


(好厲害!)渚的心裏響起這個想法。


在奏向渚解釋的同時。


響並沒有錯過這個機會,從右邊口袋中掏出了對老師專用BB彈,往殺老師的方向灑了過去。


然而處於慌張狀態下的殺老師,卻巧妙地躲過了響灑出的BB彈。


但響在BB彈灑出去的同時,從左邊袖子裏伸出了對老師專用匕首,往殺老師的方向砍了過去。


一刀、二刀、三刀....響不斷的往殺老師的方向揮舞著匕首,同時從右手不斷地用射硬幣的方式射對老師專用BB彈。


一躲、二躲、三躲....殺老師不斷地躲避響發動的攻勢,由於響的攻勢太過猛烈了,導致殺老師在躲避的同時,被用斷了幾根觸手。


就這樣我砍你躲的戲碼,持續到上課鐘響才結束。


聽見上課鐘響,響才停止攻擊殺老師,把剛才放在桌上的課本拿起說。


「謝謝,殺老師,我大致上理解這個問題了,我先回座位了。」


說完,響就往自己的位子走去。


上課中,殺老師一邊講課一邊敲打著黑板還發出噗扭噗扭地響聲。


(這畫面還想哪裡見過?!)這是除了奏和響以外,班上全體一致的想法。


(殺老師的弱點(4):「出拳軟綿綿的」)


「吵死了,殺老師,可以不要在敲黑板了嗎,專心上課啊!」


前排同學生氣地說著。


「忸啊!這..這真是對不起!!」


聽見同學的不滿,殺老師用慌張的語氣趕緊向同學們道歉,便停止敲打牆壁繼續上課。


「接下來,這個問題,請響同學上來解題。」


殺老師在黑板上寫了一個算式後說。


聽到殺老師的呼喊,響離開自己的位子往講堂的方向走去。


「竟然讓響去解題。」


「那可是高二範圍的題目呢!」


「這是記仇對吧?!」


「畢竟被響擺了一道,而且還被同樣的招數耍了兩次。」


「殺老師還真會記仇呢!」


「而響本人還不知道在想什麼呢?」


班上同學在響上台後,在台下紛紛說著。


在班上同學在台下竊竊私語的時候,響拿著粉筆在黑板上開始寫著解答,寫了一分鐘後,才把手上的粉筆放下後說。


「答案是這樣沒錯吧。殺老師,您這是想報復我剛才的事對吧。」


「這是我剛才請教您的題目,而你這是用這題來回敬我,我剛才說過了吧,我已經理解這個問題的概念了。」


「忸啊!」


自己的計畫被人發現後,殺老師發出了慘叫。


「正確,請響同學回位子吧。」


看到響把剛才的算式給解開後,殺老師沮喪地向響說著。


聽到殺老師的話,響就從台上走了下來,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走好。


下課後,殺老師精疲力盡地回到了教師辦公室。


「看樣子,你被那孩子的戰術耍的團團轉了。」


看到殺老師精疲力盡的走回來後,烏間開口問起殺老師。


「扭喔,響同學確實很厲害,不論是戰術還是身體能力,都比其他同學強很多。」


「但,從他的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的感情或表情,彷彿就像一個只會聽從命令的機械一樣。」


「響同學,是不是發生過什麼事啊。」


殺老師不安的心情說著。


「當那個怪物想要知道響的事的話,就把我說過的話,說給那個怪物聽。」


「這是響和奏的父親要我轉達給你的話。」


烏間說著。


「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響的父親說過,響過去確實是有感情和表情的,但因為一個事故導致他失去了所有的感情和表情。」


烏間接著說。


「扭喔?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殺老師疑惑的問起。


「聽說是有人想綁架他當人質的樣子。」


烏間說著。


「那響同學是因為被綁架才會變成現在這樣嗎?!」


殺老師驚訝地說。


「不是,聽說他把那些要綁架他的人全都打倒了,而且他那時才5歲而已。」


聽到殺老師說的,烏間搖著頭說。


「...」


殺老師沈默了。


「原本是要委託響的父親來暗殺你的,但他拒絕了委託,而替代方案是讓響和奏進入3年E班來暗殺你。」


「這也是響他父親的請求,說是希望能讓響在這裡重新取回感情。」


「之後要這麼做,就取決在你身上了。」


烏間說完話後,便離開了辦公室,留下來沈默的殺老師。


就這樣只要一下課,響就會把不懂的題目拿去問殺老師,然後一邊聽著講解一邊暗殺殺老師至到上課。


上課後,儘管殺老師出了什麼樣的題目,響的有辦法解答出來,讓殺老師很沮喪。


就這樣過了兩天。


「這麼樣,還適應環境嗎?奏」


楓向奏問起。


「嗯。差不多適應了,楓。」


「對了,楓,聽說車站那邊好想有新上市的蛋糕,等會放學要不要一起吃。」


聽見楓的疑問,奏說著。


「真的嗎!好啊,我們一起去吃,渚要不要一起來。」


聽見奏說的話,楓兩眼發亮地說,便問起渚。


「抱歉,我就算了,你們自己去吧。」


聽見楓的話。渚說著。


「是嗎,真遺憾。」


奏說著。


「對了,奏,響平常在家都做些什麼呢?」


渚向奏問起。


「響嗎?平常的話,不是在訓練就是在看書。」


「這麼了嗎?」


奏疑惑地回答了渚的問題。


「沒什麼,只是想了解一下響的生活而已。」


聽著奏的話,渚說。


「喂,你們看那邊。」


楓說著便用手指著講台的方向。


奏和渚聽到楓的話,便把頭轉向講台那邊,看到的是響向殺老師問問題的畫面。


「看來響又開始了。」


看著講台方向的奏說著。


同時,問著殺老師問題的響,在殺老師講解題目的時候,從右邊袖子裏拿出匕首往殺老師的方向刺過去。


在響的匕首要刺中殺老師的時候,殺老師頭也沒回的就迴避了響的匕首,以為只是僥倖躲過自己攻擊的響,又往殺老師的方向揮了幾刀,但殺老師還是一樣頭也沒回的躲過了攻擊。


「這樣就能把這個問題解開了,響同學,這麼了嗎?」


殺老師把問題解完後,向響問著。


「沒事了,殺老師,我先回位子。」


說完後響就拿著課本回到位子上去了。


「響的攻擊竟然被躲開了,這下麻煩了啊。」


看著響回位子上的奏說。


接著上課鐘響起了,大家紛紛回到座位上上課。


下課後,響還是一樣把不懂的題目拿去問殺老師,然後一邊聽著講解一邊暗殺殺老師,但不同的是響的攻勢全被殺老師躲避掉了,就這樣到了放學。


「黏滑呵呵呵,這麼樣響同學,你現在肯和班上同學一起來暗殺為師了嗎?」


殺老師張著彎月型的笑容說著。


「殺老師,我應該說過了,我是不會和其他人合作的。」


「因為我一個人就會把你殺掉。」


響回答了殺老師。


「忸喔,要不這樣,接下來的五分鐘,只要響同學能傷到為師就算贏了,相對的響同學要是不能在時間內傷到為師就算輸了,輸掉的那方要無條件的聽贏的那方一個命令,這麼樣響同學。」


殺老師舉起一隻觸手對著響說。


「剛好,無聊的遊戲到此結束,接下來是真的暗殺,我們到操場上去吧,殺老師。」


響說著便往操場的方向走去。


聽著響的話,殺老師和班上同學也跟著響一起去了操場。


「對了,殺老師,我們再加一條規則吧。」


「殺老師你不能離開這座操場,當然也不能往天上飛,若是離開了操場殺老師就算輸了。」


「這麼樣,可以吧,殺老師。」


響從身上拿出兩把對老師專用物質刀出來對殺老師說。


「忸喔,可以。」


殺老師回應了響。


「那就開始吧,殺老師。」


響說完便把刀往殺老師的方向丟過去的同時衝向殺老師。


殺老師迅速地躲開了響丟來的刀,響看到殺老師躲開後,用右手的對老師專用刀,一刀、二刀、三刀....完全沒有多餘的動作連續的往殺老師的方向揮過去。


由於因為不能飛到空中,殺老師一躲、二躲、三躲....不斷連續地躲避響揮過來的刀。


同時在一旁觀看的同學。


「殺老師,被壓制了。」


「而響的速度比在教室的時候還要快了?!」


開口的是叫前原和磯貝的少年。


「那是當然的,畢竟教室有太多障礙物了,響為了避免毀壞公物,所以在教室的時候速度才比現在慢。」


「不過,現在是在外面,所以響可以不顧一切的發揮他原來的實力了。」


聽見疑問後,奏回答了前原和磯貝的疑問。


在奏說明的同時。


響一邊用右手的對老師專用刀不斷地誘導殺老師往操場外側移動,一邊動了一下自己的左手食指。


而響動了自己的左手食指的畫面都被殺老師和班上同學看的一清二楚。


「奏,響為什麼要動自己的左手啊?」


看不懂響動自己左手的動機,楓問起奏。


「看下去就知道了。」


聽見楓的疑問,奏這麼說著。


在奏向楓說明的同時,原本被響丟出去的刀,不知什麼原因從殺老師的身後飛來。


在刀快擊中殺老師的身體時,殺老師頭也沒回的避開了飛來的刀,由於刀沒有擊中殺老師的身體,最後飛回了響的左手上。


響拿著飛回來的刀和右手上的刀,一刀、二刀、三刀....連續地往殺老師的方向不斷斬擊,。


一躲、二躲、三躲....殺老師不斷地躲避響的斬擊。


「為什麼剛才飛出去的刀又飛回到響的手上了?」


看到刀回到響的手上的磯貝訝異說


「響在剛才丟出去的刀上綁著透明材質的尼龍線,在加上在左手臂上有可以回收尼龍線的裝置,所以剛才被丟出去的刀才會回到響的手上。」


「根據敵人情報來決定要使用的道具和武器,這就是響。」


奏向大家說著。


奏解說的同時,響不斷地用手上的刀誘導殺老師往操場外側移動。


「你們看,殺老師已經被響快逼出操場外了。」


前原看著快出操場外的殺老師說。


聽見前原說的話,大家全看向殺老師的方向,


看到的是殺老師只差一步就要出操場外了,而響正準備給予殺老師最後一擊的畫面。


「是時候該結束了,是說對吧,殺老師。」


響說著,便向殺老師方向揮舞著手上的刀。


在響確信自己贏了的時候。


「確實,是該結束了,黏滑呵呵呵。」


殺老師張著彎月型的笑容,對著響說。


(為什麼要笑,難道?!)看到殺老師不明的微笑,響在心裡突然響起不好的預感。


響的預感成真了,響的刀在快接近殺老師的身體時,突然不知什麼東西碰到了響的右腳,把他吊掛在半空中。


「什麼?!」


看到響突然吊在半空中,大家驚訝的說。


「原來如此,保護色嗎,確實在報告上寫著殺老師您能將身體用保護色隱藏的能力,因為只寫著全身隱藏,所以就沒有特別注意,果然也能將部分觸手用保護色隱藏,為了不然我起疑特意讓觸手往別的方向接近我,剛剛腳上的異常果然是殺老師的觸手。」


被吊掛在空中的響,一邊分析狀況一邊對殺老師說著。


「真不愧是響同學,為了不然你察覺到,為師我還特意讓觸手繞了一圈呢,不過看來是為師贏了,黏滑呵呵呵。」


「那只要把那個觸手斬掉就好了。」


響隨即拿刀往抓住他腳的觸手斬了過去。


「不會讓你得逞的」


在刀要碰到觸手的瞬間,殺老師說著便把響往外丟了出去。


被丟出去的響在空中翻了一圈後,腳尖著地的掉落在操場外側。


「好,是為師我贏了,黏滑呵呵呵。」


殺老師對著響說著。


「是我輸了,請你告訴我為什麼會輸,殺老師。」


承認自己的敗北,響向殺老師請教自己的失敗。


「響同學,你的確是比E班的大家都強,不論是戰術還是身體能力或暗殺,E班的大家都不可能贏過你。」


「但是,你這次之所以會輸給為師我,是因為你是一個人,確實一個人的你很強,但那終究只是一個人的力量,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兩個人勝過一個人,在E班的大家都不是一個人,他們會互相扶持,互相切磋,互相配合,這就是你為什麼會輸的理由。」


「響同學,確實過去的你是一個人,但現在你不是一個人,請你記住這點。」


「希望接下了的時間你可以跟班上的同學一起暗殺為師我,有你的協助下大家的暗殺一定會越來越充足。」


殺老師說著,便拍一拍響的頭。


「沒辦法,誰叫輸的要聽贏的一個命令,我會盡量配合班上同學的,下次一定會殺了您,殺老師。」


對著殺老師比出手槍姿勢的響說著。


「為師我很期待喔,黏滑呵呵呵。」


殺老師張著彎月型的笑容說。


三年E班是暗殺教室,有了新同學響和奏的加入,之後又會發生什麼樣的暗殺呢?真讓人期待。


第二章—完


评论

热度(3)